主頁 > 麗水資訊 > 社會 > 正文

唐山教科書式老賴:我已經臭名遠揚 沒什么可怕了

2018-09-01 08:37文章來源:

  來源:津云

  原標題:[津云獨家]對話“” 黃淑芬: “我已經臭名遠揚了,沒什么可怕了”

  津云新聞記者 陳玓怡

  三年前,河北唐山人趙勇的父親趙香斌遭遇了一場車禍成為植物人,歷經兩年多治療最終去世。肇事司機黃淑芬卻以各種理由拒絕支付法院判決的賠償款,被網友稱為“教科書式老賴”。日前,趙勇提起的“確認黃淑芬在女兒劉明月名下房產中所占份額”民事訴訟案在唐山市路南區人民法院開庭。庭審現場,黃淑芬否認為女兒的房產支付大部分首付款和還貸,堅稱自己沒有錢支付賠償款。該案未當庭宣判。

 黃淑芬(資料圖) 黃淑芬(資料圖)

  在接受津云新聞記者采訪時,趙勇表示黃淑芬態度惡劣,且一直在偷換概念進行狡辯。而對整件事的發展,黃淑芬也終于接受了記者的采訪。電話里,她對津云新聞記者表示自己“很委屈”:“我不是老賴,趙勇憑什么污蔑我和我女兒?他放出來的那些視頻錄音是他斷章取義,他敢不敢放完整的、沒剪輯過的?”

  關于車禍:“我是出于同情,才沒上訴”

  2015年10月6日,趙勇的父親趙香斌遭遇的一場車禍,徹底改變了這個家庭的命運。2017年12月1日,趙香斌去世,法醫病理鑒定書顯示,他的死亡與交通事故存在因果關系。隨后,黃淑芬因涉嫌交通肇事罪被唐山市豐潤區人民檢察院批準逮捕,其涉嫌犯交通肇事罪一案立案。隨后,該案在河北省唐山市豐潤區人民法院開庭審理,法院當庭宣判,黃淑芬犯交通肇事罪,被判處有期徒刑8個月。

黃淑芬來到法院(圖中紅圈者)黃淑芬來到法院(圖中紅圈者)

  今年8月9日刑滿釋放的黃淑芬,提起這場近三年之前的車禍,表示判決過程中有很多不合理的地方:“當時趙勇父親和其他兩個人橫穿馬路,也都沒下車推著走,我是為了躲他們,結果躲開了兩個人,沒躲開他,這才撞上的。之所以在雙黃線對側撞上,也是因為躲人躲的,本來我是正常行駛的,沒超速也沒逆行,這都是當時痕檢能證明的。”

事故現場示意圖事故現場示意圖

  同時,她告訴記者,剛撞上人時,她沒覺得事情有多嚴重:“當時他父親還挺清醒的,還說讓大家把他扶到一邊去,我們怕破壞現場才沒動他,誰知道后來出了這么大的事。”

  黃淑芬認為,唐山公安交警九大隊認定無任何違章行為者主責,騎車橫穿公路嚴重違章者次責,是黑白顛倒的錯案。此外,對于趙香斌的去世與交通事故之間的因果關系,她也存有異議,“當時趙勇為了證明他父親的死和交通事故有關而申請了尸檢,但是我看到報告上寫著他父親有‘嚴重營養不良’和‘褥瘡’,我想著他父親的死因是多器官衰竭,那會不會是因為沒有受到好的照顧、因為營養不良而器官衰竭呢?會不會和車禍無關呢?因此才申請了二次尸檢,并不是像趙勇在網上詆毀我的那樣,不讓他父親安歇。”

趙香斌的尸檢報告趙香斌的尸檢報告

  對黃淑芬的上述觀點,趙勇表示,兩次法醫學鑒定的結論顯示,趙香斌為“交通事故致顱腦損傷后,長期處于植物生存狀態并發多器官衰竭死亡”。“她是在偷換概念。”趙勇說。

  對于法院的判決宣布后,為何不在當時提起上訴,而是要等到現在才進行反駁,黃淑芬解釋說:“當時沒上訴是出于同情。畢竟人家被撞了,又受傷了,我這邊沒什么事。而且交警當時跟我們說,我上的全險,保險公司的賠償差不多夠了。我因為同情他們,覺得讓他們多拿點錢吧,所以想著算了,主責就主責吧,就把判決認下來了。”黃淑芬嘆了口氣,對津云新聞記者說,“現在我就感覺,真是好人難做。本來是為了他們著想,現在他逼人太甚,我只能說出來了。”

  “當時她說她沒時間,她忙,所以不上訴,現在又說是因為同情。她自己說的話都是矛盾的。而且這些矛盾不是我從邏輯上給她分析出來的,而是我有錄音證據,是實打實的前后矛盾。”趙勇告訴津云新聞記者,“我為我的每句話負責,也希望她為她自己說過的話負責。”

  關于賠款:“我想給他錢,但是執行部門不作為”

  提到法院判決的135萬元賠款,在之前的采訪中,黃淑芬曾經表示,她“是做業務的,(這點錢)掙個兩三年也就還上了”,“我不是老賴,我都賠了60多萬了怎么是老賴了?”而趙勇則告訴津云新聞記者,事發至今,“黃淑芬沒有主動賠償過一分錢。她所謂的60多萬,包括保險公司賠付的42萬元,和在事件處理過程當中強制執行的部分。”

 當年的事故認定書 當年的事故認定書

  黃淑芬對津云新聞記者表示,她認為,在判決中存在很多不合理的地方。“首先是后續護理費、營養費的問題,我當時覺得,判個三年五年的就得了,結果法院判了17年的植物人護理費和營養費,賠償的‘大頭兒’就是這部分。雖然17年比我想的長了,但是我也想讓他活著,我真的是同情他們爺倆兒,人心都是肉長的。我一看就別上訴了,感覺掙上幾年也能還上,17年就17年吧。但是現在他爸爸已經去世了,我就想問問趙勇,這部分費用還是要賠嗎?這不是在訛人嗎?”

  對此,趙勇表示,黃淑芬現在操作上有一些問題:“這個是法院判決的結果,她如果不服,不應該和我糾纏,而是去走正常的法律程序。這是法律上需要她承擔的義務,我并不是在‘訛人’,只不過是沒有放棄我的合法權益而已。”

 唐山市路南區人民法院 唐山市路南區人民法院

  此外,黃淑芬還指出,她一直也沒有說不賠錢,只是那剩下的86萬元,她無法一次性賠償,希望可以分期。“誰也不是大富大貴,一下子拿這么多錢。我一開始就商量說先拿10萬,后面的慢慢賠,跟法院的人協商,他們讓我多拿點,說先拿30萬。我說我最多拿20萬,后來就沒消息了。我也不知道這個事應該去找執行局,后來我去找他們,負責人總是‘出差啊’‘不在啊’。我是有賠償意愿的,一直想給趙勇錢,但是執行部門不作為,耽誤了這個協商,引起了我和趙勇之間的矛盾。”

  對黃淑芬的這種說法,趙勇表示不能接受。“執行部門一直在聯系她,但是她的手機關機。她一直說掙個兩三年就還上了,現在這事過去多久了,她還了嗎?”

  今后的打算:“我已經臭名遠揚了,沒什么可怕的了”

  黃淑芬告訴津云新聞記者,現在的她,已經沒有能力賠款了。“我之前說兩三年能還上,是因為我那會兒做業務,我努力多做幾單,也就還上了。現在我已經被趙勇搞得身敗名裂了,工作也沒了,估計以后也不好找了,不掙錢拿什么還?”

 黃淑芬的女兒在家中上課的健身區 黃淑芬的女兒在家中上課的健身區

  黃淑芬表示,她現在是靠女兒在養活,“女兒每個月給我兩千,再還六千多的貸款,根本沒剩什么過日子的錢了。”提起女兒,黃淑芬淚流滿面,“趙勇逼得我女兒要死啊!事是我做的,人是我撞的,他為什么把我女兒的信息在網上公開?我女兒是健身教練,公開之后所有的健身房都不讓她去上課了。現在開庭審理的這套房子,是我女兒2014年買的,那會兒我們怎么會想到2015年有車禍發生?怎么會轉移資產?這套房子跟我無關,是我女兒的,趙勇干嘛逼我女兒?她幾次要自殺啊!”

黃淑芬提供的證明購房時間的收據黃淑芬提供的證明購房時間的收據

  不過,黃淑芬也告訴津云新聞記者,目前,女兒在一家新開的健身房找到了工作,底薪2500元,一節課150元,一周30節課左右,基本能負擔每月的開支。還有一些老學員到女兒家里來上課,又能掙一些錢。“趙勇說我們人品差,如果我們人品差,人家學員會追到家里來嗎?”

  談到今后的打算,黃淑芬表示,她會繼續通過法律程序為自己申辯。“我本來覺得我服完刑了,這事就過去了,沒想到趙勇還追著我們。”她擦掉臉上的淚痕,接著說,“我現在沒工作了,也臭名遠揚了,最差也不過如此了,我還有什么可怕的。我一定會一步步地為我和我女兒討回公道。”

  對于黃淑芬的態度,趙勇表示“無話可說”,而面對未來可能還要持續一段時間的“拉鋸戰”,他表示自己會堅持下去,“不堅持下去都對不起我這三年。”他對記者暢想原本的人生軌跡:“如果沒出這件事,我現在應該考了建筑師證,在天津定居,有一份穩定的工作。而現在,我變成了什么樣子?”他望著遠方,告訴記者,“事情發展到現在,我必須要維權到底。”

相關新聞相關圖片
發際線男孩:不想當網紅 但會多發表情讓大家開
唐山教科書式老賴:我已經臭名遠揚 沒什么可怕了
網友寫段子被百度起訴索賠500萬:不道歉 不賠償
8月朋友圈十大謠言 第一個就很害人
天津十一选五计划 两张扑克牌比大小技巧 时时彩万千龙虎和玩法 青鹏棋牌斗地主 后三组选包胆参考计划 彩票计划软件怎么开发的 广东时时彩公告 广西快乐10分开奖现场直播 河北11选5走势图带坐标 乐走计步赚钱那门兑钱 p3试机号近100期号码 澳洲幸运10计划助手 重庆时时彩计划群 剑灵去哪赚钱快 百度回答问题赚钱有没有风险 会Excel怎么赚钱 广东11选5开奖视频